您目前在:   認識我們> 院訊報導
   
 
成立宗旨
   
歷史沿革
   
組織架構
   
移植團隊
   
院訊報導
   
聯絡我們
   
 
 
【生命的「號碼牌」】
 

生命的「號碼牌」

器官移植委員會 潘瑾慧 器官捐贈協調師

關於排隊,你有多大的耐心?當你肚子餓時,刻意前往的知名餐廳,卻眼見大排長龍,這時你願意等嗎?當你肚子痛時,好不容易找到的廁所,卻發現擠了更多上吐下瀉肚的悲慘人,你又願意忍耐多久?當無「網」不利的生活中,但因網路速度太慢而遲遲無法操作的時候,你心理按耐得住嗎?這些生活的中的等待,甚至延伸至等待公車接駁、等待考試放榜、等待新生命誕生…。你可以等,而他們呢?

美國「紐約器官捐贈組織」(NYODN)在2014年發起系列活動〝Hate The Wait〞。希望世人能注意到美國器官短缺的問題,影片中問路人們:你們討厭為了什麼排隊?有人回答說討厭為了等待廁所而排隊;有人說討厭為了取得食物而排隊;也有人說討厭為了獲取利益而排隊。隨著街頭訪問與牆上畫作結合,影片最後,在牆上的大幅顏料圖畫,顯現一雙雙在排隊等待線之後的雙腳,文字呈現的是「在紐約,每15個小時就有一人因等不到器官而死亡。」另一支影片在紐約廣場中拍攝,藉由身穿I am a hater的T恤,手舉器官移植等待人數的告示板,顯示10000名紐約人在器官移植的等待名單上殷切等待,人龍在人來人往廣場上一字排開,藉此行動劇突顯出等待器官的困境。而根據台灣「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目前的即時統計資料,目前有效等候接受器官移植病人有8619位,其中以等待腎臟的病人居多6438位,第二以肝臟的病人次多有1250位。而2014年完成移植的個案數才532人。雖然我國自民國76年就公佈實施「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距今已20多年,但器官來源與實際需求比例仍有一段巨大落差,主要是因為傳統觀念讓民眾對器官捐贈仍有疑慮,甚至在臨床上,也常因親人對器官捐贈的意義不了解而強烈反對,因此器官捐贈宣導這條路還非常漫長。

 

 

身為器官捐贈臨床協調護理師這份工作,卻也常常親眼見證人性的真善美,27歲的年輕人身為家中的獨子,認真負責的隻身在台北擔任麵包烘焙師工作,為人樂觀友善,與家人相處感情緊密,也曾經提過對於生命價值與生死無常的看法,但老天卻給了這一家子最大的臨場考驗,在他生日當日下班騎機車途中,遭遇到了一場嚴重車禍,頭部外傷合併硬腦膜及蜘蛛網膜下腔出血,經過緊急的腦部手術仍呈現顱內壓升高的狀態,家屬在接受緊急通知趕往醫院,卻看到親愛的兒子在與死神搏鬥,昏迷指數呈現最低分的三分,父母及舅舅舅媽和三位姊姊,瞬時間都無法接受這樣的噩耗,祈禱只是暫時性昏迷狀態,希望弟弟能有奇蹟好起來,經過三天的觀察期,每天加護病房會客時間看著弟弟藉著呼吸管路以及強心劑及生血壓的藥物維持基本的生命徵象,家屬心裡悲痛的情緒都化作淚水,這些日子以來從未停歇過

 

在醫師充分的解釋目前弟弟病情進展之後,家屬想起弟弟曾經表達過對於生命價值的看法,初步同意與捐贈協調師會談以瞭解器官捐贈的可能性。家屬座談會中家屬的第一個疑慮是「弟弟真的不會好了嗎?」雖然經過這些日子主治醫師的說明,家屬心理或許已經有了答案,但仍然希望能有奇蹟!『腦死判定』是法律上對於器官捐贈最嚴格的把關,經過了兩次嚴謹的腦死判定之後,醫療團隊確定弟弟已經達到了現今醫學上的極限。「弟弟會痛嗎?捐贈後我還認得出他嗎?」家屬往往更在意的是,躺在床上親愛的家人會不會受苦?捐贈後外觀會改變嗎?然而捐贈手術是以標準外科的手術進行,手術中全程麻醉,捐贈外觀也會進行遺體修復及護理,盡力恢復原狀。「弟弟的器官可以幫助多少人?我們可以知道他們接受移植後的狀況嗎?」台灣目前依據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建置的器官分配系統依據各器官分配原則進行器官分享,會優先分配給緊急及完美配對的病人,以達到器官的有效運用。然而捐贈後的移植訊息,也會由醫療團隊轉交家屬受贈者的感謝卡片,在萬般不捨之下,家屬經過共識討論,願意尊重弟弟曾經表達過的意願,簽署了器官捐贈同意書,弟弟在2天後捐贈了心臟、肺臟、肝臟、腎臟、胰臟實際幫助了7名病患,另血管捐贈給人體組織庫保存,提供日後病人移植所需。

51歲的單身女性,在家中排行老三,與母親同住,一年半前發現直腸癌,經過放射線治療及化學治療後,仍發現有多重器官轉移現象,經本人同意接受安寧緩和治療並簽署預立安寧緩和意願書及器官捐贈同意註記於IC健保卡,並向安寧共照師表達想遺愛人間的想法。本人雖意識清楚,但病情進展快速已呈現呼吸喘無法會談,協調師評估病況與家屬接觸並解釋捐贈細節及流程後,家屬表示母親年事已高,委由大哥大嫂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希望盡力完成妹妹的心願捐贈眼角膜。隔兩日,妹妹在凌晨走完人生旅途,在家屬的祝福之下,陪伴送入手術室完成眼角膜捐贈手術,成功幫助兩名病患重見光明。家屬語重心長的說,妹妹現在已經沒有病痛回到佛祖的懷抱,並發揮了她生命中最大的良能,將她的善心與愛心流傳下來

醫療現場中許多器官衰竭的病患,為了等待器官移植的機會,儘管領到了生命的號碼牌,排入了器官移植等候名單,但仍仰賴醫療維生系統命懸一線與老天拔河,然而生命無常,器官捐贈是在生命末期另一種將有限生命作無限延續的方式,這個「生命的號碼牌」,藉由遺愛人間的善行讓器官衰竭的病患提早實現重生願望,女詩人Linda M. Ellis所寫的〈小小的一橫〉

生命的真諦─

「我們擁有多少車子、房子、現金……

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活、如何愛,

如何度過那小小的一橫。」

我們若能在出生到死亡日期的中央,自在好好的活出小小的一橫,那一橫代表在世的時間,該如何書寫,全賴自己作為,若活著時要積極地活,若生命走到終點時,也可以藉由器官捐贈的方式,將帶不走的留下來,這樣「遺愛善念善行」,或許可以撫慰喪親家屬體現到生命的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