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在:   認識我們> 院訊報導
   
 
成立宗旨
   
歷史沿革
   
組織架構
   
移植團隊
   
院訊報導
   
聯絡我們
   
 
 
【轉念 成就愛】
 

轉念 成就愛

器官移植委員會 潘瑾慧 器官捐贈協調師

震驚社會的八仙塵爆新聞,瞬時間大量傷患的緊急醫療系統啟動及醫護動員,新聞上的跑馬燈,日以繼夜即時播報資訊不停歇…。資源的整合及有效分配,在在考驗著國家的醫療體系,燒傷病患的痛,家屬的擔心與眼淚,醫護人員馬拉松式的換藥接力以及日後清創及植皮手術的浩大工程,中央主管機關的關切,都造成第一線臨床工作者的壓力源,本院組成了緊急醫療小組,每日下午定時會議個案討論病況追蹤以及跨部門溝通協調之平台,將盡一切力量幫助病患早日康復。

 

器官捐贈的值班專線由病房護理師轉知家屬詢問器官捐贈的可行性事宜,我從個案討論會議之中抽了身,與家屬約好了會談時間,信步來到病房單位瞭解病況:金根伯,65歲,多年深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所苦,另有心臟血管及代謝慢性疾病持續治療中,此次住院因為呼吸喘入院,金根伯有一位兒子及兩位女兒,對於金根伯的病況已有共識,希望爸爸能平順的走完人生旅途不再受苦,我與女兒的會談中發現雖然金根伯與妻子離異多年,但孩子們對於爸爸的情感仍十分令人動容,女兒提到金根伯年輕時對朋友的情義與海派,都一致認為若父親的身體器官還能夠捐贈與人,爸爸應該會很樂意這項決定。

 

在瞭解了器官捐贈的細節之後,女兒代表簽署了同意書,我即著手安排血液傳染病的篩檢,並等待正式報告,但因為金根伯為一般疾病生命末期死亡而非腦死,故法律規範僅能在心跳停止後捐贈組織,確定了器官捐贈的決策包含眼角膜及皮膚,女兒問起,捐贈的皮膚是不是就可以幫助那些八仙塵爆的傷患?隔日上午九時許,金根伯的生命徵象逐漸下降,善體人意的金根伯選了一個不麻煩人的時間,在家人的陪伴之下進了手術室捐贈眼角膜及皮膚,金根伯用有限的身體彰顯了愛的無限。我從手術室結束後,送金根伯至往生室,並陪伴家屬辦理相關行政程序,也向前來醫院金根伯的姊妹們表達致意,她們也都非常贊成金根伯的子女為父親所做的決定,瞻仰遺容之後,發現金根伯的模樣,似乎像是睡著了一般,子女及其他家屬而顯得心裡安定。

 

此時接到加護病房的主治醫師通知電話,另一位病患家屬此時問起關於器官捐贈的細節,而等待我的正是八仙塵爆的重症傷者,全身約73%二度至三度燒燙傷且有嚴重吸入性灼傷的蘇家陞。家陞自幼在幸福溫暖的家庭成長,是個聰明、善良、陽光又孝順的孩子,從小成績優異多才多藝,對藝術也很有興趣,就讀美術班書法、繪畫都很優秀,還組過樂團。家陞常回家看到媽媽正在煮菜,會主動幫忙,還在父母生日時,擔任主廚設計美味餐點,親手做給父母吃,與家人感情濃厚。延平中學畢業後,考上北醫大藥學系,因為受到思路條理清楚的蘇爸爸以及與家陞感情很好的藥劑師姊姊的耳濡目染下想從醫,當年以優異成績降轉牙醫學系,現就讀三年級,希望畢業後能夠貢獻社會。曾是護理師,也擔任過醫務社工的蘇媽媽說:「我瞭解器官捐贈,只是沒想到,我們現在面臨這樣的決策時刻如此艱難,如果家陞的器官能夠救人,我們都願意捐贈…。」

 

翻閱著病歷,看到十多天來醫療團隊的醫療紀錄,家陞當日到院後期間曾心跳停止十一分鐘,因缺氧進行插管及急救治療,即陷入昏迷,隨後因全身性肺部交換氧氣功能不足而裝上葉克膜體外維生系統,因腦水腫,經斷層掃瞄確認迷漫性缺氧病變,造成腦幹功能喪失…。蘇媽媽回憶說:「家陞上大體解剖課時,曾認為大體老師非常神聖莊嚴。」媽媽曾伺機詢問日後若有機會,願不願意捐出大體?家陞的一句回答「我願意。」轉化成此時支持父母在他病危時,替他做出捐贈大體決定的力量,但因燒燙傷面積大無法保存,經醫學專業評估後,考慮器官捐贈。

 

向家屬清楚說明了捐贈流程及捐贈手術細節後,陪同家屬簽署了器官捐贈同意書之後,我開始著手安排腦死判定程序的時間,並同時通知院內外器官捐贈移植醫護團隊也即時啟動流程,經過兩次的腦死判定,確認家陞已經到了不可逆的醫學極限,並聯繫了檢察官及法醫到院協助執行捐贈前的行政相驗程序,確定醫療團隊皆備置至妥當後,是手術前家人的告別時刻,此時陞的多名國、高中、大學同窗同學和好友,分批到病房向他告別,蘇媽媽詢問同學的姓名,再彎腰轉述給昏迷中的兒子,過程始終沒落下一滴眼淚,而旁邊的護理師卻被她堅強的母愛感動紅了眼眶,同學們個個更泣不成聲。在手術醫療團隊彎腰鞠躬的瞬間,感謝家陞的大愛以及蘇爸爸蘇媽媽的大捨與信任交付,另外一台手術室的燈接力燃起,家陞捐出一枚心臟、一枚肝臟、一枚胰臟、兩枚腎臟、兩枚眼角膜及小腸及腹腔血管,生命的馬拉松交棒他人完成。蘇爸爸認為「器官能遺愛人間,比什麼都能幫助人。」家陞雖然來不及畢業,卻用另一種方式完成醫生使命的心願。

 

一週後,我在醫院大廳遇見了金根伯的女兒,女兒很感謝當時醫療團隊的協助,讓爸爸平順走完人生捐贈組織沒有遺憾。新聞中,新北市政府社會局「八仙粉塵氣爆案捐贈管理委員會」的片段,我看到蘇爸爸說:「孩子走了,讓我有更多的時間為受害家屬服務」。我回想起那位忍住悲痛強打精神向檢察官陳述的蘇爸爸,那位轉化個人的小愛為大愛令人欽佩的蘇爸爸。而一個讓人心痛的八仙塵爆事件,串連起社會轉念的力量,成就愛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