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在:   認識我們> 院訊報導
   
 
成立宗旨
   
歷史沿革
   
組織架構
   
移植團隊
   
院訊報導
   
聯絡我們
   
 
 
【阿公的願望_寧願燒盡、不願朽壞】
 

阿公的願望_寧願燒盡、不願朽壞

器官移植委員會 潘瑾慧 器官捐贈協調師

冬日的凜冽寒風中,我接到急診護理師迫切詢問電話:「病人剛剛已經過世了,有位家屬想詢問關於器官捐贈的問題,這麼突然,有可能嗎?」急診護理師焦急的口吻透露著急迫性,而我得知急診有病人家屬詢問器官捐贈的可能性時,從不放棄任何機會,立即放下手邊的繁忙工作,旋即趕至急診處瞭解病人及病家狀況。

仁榮阿公,85歲,雖有高血壓病史,但多年以藥物控制定期規律返診,2012年因為小中風及失智症,生活自理逐漸需要專業協助而開始接受長期照護資源,阿公本次是因為在養護中心呼吸喘,血氧濃度逐漸下降,有輕微發燒的情況,由安養中心以救護車送至本院急診處求治,抽血檢驗有血糖低下的及疑似輕微感染的情況,在點滴輸液之後,阿公逐漸清醒,並明確向護理師表示想喝米漿,阿公的大兒子立即去準備爸爸愛喝的米漿,阿公喜悅的喝完一瓶米漿之後,開心的說:「好了,我喝完了,可以走了!」語畢一分鐘,阿公隨即心跳變緩,平靜且沒有痛苦的走完人生旅途

這些年,阿公雖在養護中心頤養,但不難看出被照顧得很好,平日在他人扶持下可以助行器及輪椅下床活動。阿公的妻子及五名子女仍舊定期探視,家庭相處感情緊密。阿公的大兒子表示,仁榮阿公年輕時在馬偕醫院服務,是虔誠的基督徒,早年即接受善終醫療及安寧緩和的概念,認為生命終了不需要無意義的包含插管人工呼吸、心臟體外按摩及電擊等積極處置醫療措施,也簽署了安寧緩和意願,仁榮阿公更有一個願望,就是如果身體還有用,希望可以幫助別人。在基本的瞭解阿公的心願及病史病況之後,我向家屬感謝,感謝他們能夠尊重阿公的心願,也向他們感謝在失去親人的同時,能夠無私的奉獻。但85歲的年紀想做捐贈,真的可能嗎?我立即著手安排血液傳染病的檢驗及與主治醫師討論,希望能爭取一絲的機會都不要放棄,也同時向家屬解釋,檢驗報告需要一些時間,若報告成陽性,而無法捐贈,也希望他們能夠諒解。

陸續遠途趕到的子女們及阿公的妻子,此時圍繞在阿公的床邊,我搬了把椅子給阿公的年邁妻子,讓她能夠坐在床旁再次牽著丈夫的手象徵著當初與子偕老的誓言,而家屬子女們以唱聖歌的方式祝福阿公回到天上的父家。在等待報告的同時,我和阿公的大兒子先生談起阿公的心願,仁榮阿公深深知曉死亡是生命的必經的過程,雖說它是一個終點,但阿公確認為,它也可以是一個起點,而生命的價值,在於我們如何創造出無限的價值;器官捐贈,它傳承的不只是一個器官,而且一份至高的愛與祝福,更是一份生命的禮物!是上帝藉由我們的手,轉交給他人的禮物。而阿公的大兒子此時更告訴我一個讓人意外的消息:「其實,這是我們家族第二位做器官捐贈決策的長輩,第一位是我的阿姨女士,而且也是在亞東醫院由潘小姐您服務而捐贈的,我們都很放心將親人交給亞東醫院,若爸爸也能捐得成,我們都認為這是上帝的旨意。」我猛然想起,就在103年有一位86歲生命末期善終醫療選擇撤除呼吸器的景命阿嬤,而亞東醫院這些年一直致力於推動重症末期的安寧照護及器官捐贈生命關懷,在與家屬建立了基本的照護信任之後,談及對於阿嬤末期的照護期望,家屬們凝聚的共識是:希望阿嬤不再受苦,能完成心願尊嚴的離開。照顧阿嬤加護病房的護理師也是很擔心的問:「以阿嬤的年紀,真的可以捐得成嗎?」我的輕輕翻開阿嬤的眼瞼檢視,沒想到竟是一雙明亮透徹的眼睛,當時阿嬤的子女們,皆是非常堅定的希望能夠完成母親的心願。景命阿嬤年輕時受日本教育,大學畢業後擔任女裝打版師及日文翻譯的工作,曾在日本長居一段時間,阿嬤生性樂觀且熱愛生命,她曾在病歷裡親筆寫下顫抖寫下:「每一天都要快快樂樂的過一天」的字句。阿嬤的子女們也當做是母親的交代,希望母親在生命終了仍有機會可以器官捐贈,幫助別人,讓生命延續。最後阿嬤經過醫療評估,捐贈了兩枚眼角膜。猶記得當時住在國外而趕回台灣的女兒女士,緊緊牽起我的手說,我媽媽就交託給你們了!回憶起景命阿嬤的捐贈故事,若不是先生即時的提醒,我真不知道何德何能,而有這樣的機會與這份榮幸,能服務同一個家族裡第二位長者臨終捐贈事宜的器官捐贈協調師工作。

這時,阿公的檢查報告即時完成,結果完全符合捐贈的條件,在家屬的同意之下完成了皮膚捐贈的手術,手術順利結束後,我將阿公仔細清潔,穿戴整齊,並陪伴家屬瞻仰遺容,而我也再次感謝,阿公與阿嬤的大愛奉獻,家屬們的大捨無私。器官及組織捐贈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家人對於遺愛的堅持與遺願的尊重。我由衷的相信,仁榮阿公及景命阿嬤在子女兒孫的心中,仍然是不朽永恆的;而我也由衷的感謝;這兩位長者,用自己的身體,讓我們讀懂了「寧願燒盡、不願朽壞」的生命真諦!就像這漫長冬日裡的一抹陽光,讓人的心暖暖的…很久,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