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在:   認識我們> 院訊報導
   
 
成立宗旨
   
歷史沿革
   
組織架構
   
移植團隊
   
院訊報導
   
聯絡我們
   
 
 
【我沒走 我留下了 我在你身體裡 永恆的脈動】
 

 

器官移植委員會 潘瑾慧 器官捐贈協調護理師

 

接獲外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的電話通報,邀請器官捐贈協調師參與上午十一點的家屬病情解釋座談會,我放下手機後,深吸一口氣,將手邊堆積如山的公文及行政業務暫時擱置,轉瞬間披上白袍,踏著往外科加護病房前進的步伐,心裡想著,三十七歲這麼年輕的生命,又將殞落。果不其然,會議室裡哀淒的一大家子,令聞者也不勝稀噓!又是一起車禍意外造成的,即使醫療團隊拼盡了全力還是面臨腦死的醫學極限…。

「他騙我,我的丈夫騙我…!」,悲傷的妻子以顫抖的身軀,聲嘶力竭的哭喊著:「他說好要陪我一輩子的…孩子還這麼小,我以後怎麼辦?」陪著家屬看著躺在床上平靜的像是睡著了的先生,我輕撫著妻子的肩膀,感同身受到一個女人最無助的時刻,仰望的先生,居然就這麼倒下了…。稍後將她扶進了會議室稍作休息,也聆聽著妻子娓娓道來,她們當年交往的經過,「我十七歲就認識他了!」妻子留著淚說:「我們是在救國團的營隊上認識的,他也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人,我二十歲就嫁給他,二十一歲生了大女兒,現在居然就這麼意外的丟下一切就要離開我,我才三十三歲,兩個女兒才小六和小三!前一晚我們還在討論孩子國小畢業後要上哪一所國中,我以後怎麼辦?」我輕輕的拭去妻子眼角的淚,緊握著她的手,讓她知道,沒有人願意這一切的發生,即便是她的丈夫…。

「我的寶貝兒子啊!」哭到沙啞的是李先生的母親:「他還這麼年輕,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錢都不是問題,救回他,我要他好好的!我好不甘心。」母親從心裡就是不捨,對車禍事故發生的肇事者的態度與卸責,滿心的恨意與責怪…。並積極的想盡一切可能,希望換回寶貝兒子的生命,再喊她一聲:「媽!我沒事的,這一切都是夢,都是夢~。」

陪伴家屬經過了三天的心情沈澱與理性考慮,「我們的爸爸在洗腎…。」開口詢問的是李先生的姊姊與弟弟:「洗了一年多了!爸爸身體越來越虛弱,每週固定二、四、六洗腎完回家後,身體還是很不舒服…。加護病房主任曾經說過腦死是生命末期,其中一項的選擇是器官捐贈,如果是這樣我弟弟的腎臟可以給我爸爸嗎?」看似商議很久的姊弟,很不自在的提出了這樣的疑問。我看著會議室裡的其他家屬,母親已經哭到沒有眼淚了!妻子也身心俱疲,在姊弟提出這樣的詢問之下,兩位並沒有直接表達想法與意見,只是心痛必須要作這個決定的時刻終將來臨。並允諾明日再確認是否選擇器官捐贈這樣的抉擇。

隔日會客時間,出席的僅有李先生的姊姊與妻子,並由姊姊轉述得知,家裡已勉強取得母親的諒解,讓李先生捐贈腎臟給爸爸,但因為衛生署法規親屬間屍體指定捐贈的規範,若李先生捐贈一枚腎臟給洗腎的爸爸,而捐贈器官的數量必須大於指定捐贈的器官數量。並依法律規定,以配偶為器官捐贈同意書的簽署優先順位。這時我看出妻子的為難,婆婆雖然不反對了,但是感覺得到心裡還是千百個捨不得與不情願的;而自己的丈夫捐贈腎臟給公公,未來雖然可以讓公公免於洗腎的痛苦,但若此時簽下了器官捐贈同意書,是不是也昭告著,李先生離開妻子與寶貝女兒的時間又更促進了一步!而畢竟華人社會,往後妻子與女兒還是要與婆家相處,會不會因為這個細微的因素而影響到日後的家庭相處與家庭動力。我試著引導在場的姊姊此時再撥個電話給母親,向母親報告這個決策,並邀請姊姊一同在器官捐贈同意書上簽署,目的是這個責任太重大了!若要一個媳婦獨自去承擔婆家日後可能的責難,誰都於心不忍…。

在陪伴家屬等待公公的身體檢查與血液交叉試驗的報告時,妻子與女兒守在加護病房,大女兒用了塊小白板寫了一封信給爸爸放在床邊,字字句句,可以感受到童言童語之外,希望自己長大可以照顧媽媽,讓爸爸放心去,強迫自己要勇敢…。小女兒更在會議室裡的大白板,以隨手取得的簽字筆畫出此時孩子心目中家庭圖像:爸爸、媽媽、姊姊和自己。另外又在天邊畫了三朵雲和溫暖的太陽,令人鼻酸的是,其中一多雲,小女兒替它畫上鬍鬚,彷彿小小的心靈是知道爸爸即將離開,要到天上去看顧她們了!我試著引導孩子問:「那太陽呢?」小女兒說:「太陽是媽媽,媽媽要一輩子陪我們長大,一定要…。」泛著淚的汪汪大眼啜泣著,卻是這樣的令人心疼…。

隔天早上七點,開刀手術時刻來臨。這時,再多的淚水、言語與不捨卻也都喚不回。到了最後送別的時刻,我鼓起勇氣,在哀淒的家屬與哭泣聲中,提出了是否要跟爸爸照一張全家福照片的提醒?沒想到,家屬卻輕聲的問:「真的可以嗎?」我點點頭:「當然可以,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家屬此時紛紛拿起手機,拍下這瞬間及永恆的一刻。孩子的臉上滑下淚珠,心裡卻知道爸爸是無比榮耀的。時空,頓時凝結,踏著屬於生命最後的節奏,是爸爸進開刀房的時刻,卻也是公公有機會重新獲得新生的時刻。手術結束當日,公公的排尿狀況良好,精神狀況轉好,臉色紅潤許多,卻也深知自己現在的健康,是兒子的生命換來的,要好好愛惜。婆婆雖然傷心,卻更要好好疼惜與照顧媳婦與孫女,因為知道兒子雖然離開了,卻也沒走遠。因為就如同妻子所說:「他沒走,他留下了,他在我公公身體裡,他在我和孩子們心裡,永恆的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