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在:   認識我們> 院訊報導
   
 
成立宗旨
   
歷史沿革
   
組織架構
   
移植團隊
   
院訊報導
   
聯絡我們
   
 
 
【捐與受的智慧~轉念的菩薩】
 

捐與受的智慧~轉念的菩薩

                                                        陳資穎 社工師

是慈母,亦是家庭的精神支柱

一如既往,王秀吟女士把碗筷收拾好,擦拭完餐桌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回想這數十年來,為了被倒的債務,為了家中的生計,王女士不顧早已疲累透支的身軀,每日辛勤的奮鬥工作,所求的不為自己,而是作為妻子作為母親都會有的渴望,求的只是家庭的生活品質、寶貝兒女的幸福。

     

王女士的家庭是典型核心家庭,家中成員只有先生和兩名子女,她的丈夫林先生曾經是位保全,但不幸的是,丈夫隨著年紀大而面臨失業。面對家計突如其來的遽變,王女士義無反顧一肩扛下來,因為她內心深處仍相信明天是存在希望的。在所有家庭成員中,王女士最疼愛女兒,能夠給寶貝女兒像公主般的生活是她身為母親的驕傲。雖然王女士的家庭看似單純,但家家總有難念的經,王女士的家庭就如同其他家庭一樣,林先生的退休及後續的長期無業狀況而使得王女士必須一肩扛下家庭生計,兒女們心疼王女士的辛苦,對於父親的作為多少不能諒解,王女士除了處理家內大小事外,亦是家庭的精神支柱,每每父子之衝突都能因王女士的存在而有所緩衝,寶貝女兒也因為王女士的存在而選擇在家居住。在王女士努力不懈栽培下,目前兩位寶貝子女皆找到穩定的公職工作。

 

長期高壓不支倒下

王女士一心為了家庭而奮鬥,忙碌的生活裡忽略傾聽自己身體的健康需求,女兒對此曾表示:「媽媽總是害怕看醫生,老人家總認為越檢查越多病……」。在長期高壓之下,2009年1月,王女士突然覺得肚子有些異狀,但堅強的王女士覺得應該只是胃痛而未特別檢查,但疼痛卻越來越嚴重,甚至出現噁心的感覺,王女士輾轉幾間醫院治療仍找不出病因,求診一年來都被視為胃潰瘍的方式治療。最後,王女士在2009年12月來到亞東醫院求治,經醫師診斷是B肝帶原者及肝硬化,更在2010年1月因休克轉入內科加護病房接受治療。

 

對王秀吟的家屬而言,是家庭精神支柱的她罹患了肝硬化的疾病是很難被接受的。當醫師告知家屬需要進行「肝臟移植」手術才能醫治時,對從未罹患任何重病、甚至鮮少住院的王女士及家屬來說,這真是一個晴天霹靂的壞消息,「怎麼會這麼嚴重,怎麼會是我最愛的媽媽!」王女士的丈夫、兒女們內心開始掙扎著……,「我們可以捐給媽媽嗎?」寶貝子女多麼期待將自己的肝臟捐贈給最愛的母親,但在經過檢查及王女士本身的生理狀況不佳,活體捐贈的念頭無法實現,於是家屬轉而等待屍體捐贈,「什麼是肝臟移植?等待移植的時間要多久?有多少成功率?」王女士的寶貝兒子內心充滿好多疑惑。最後,在社工師的陪伴及說明整個流程及相關福利後,王女士的兒子非常堅強的為母親做出「等待肝臟移植者」的決定。

 

換肝不及轉而選擇捐贈組織

家屬為王女士登記在「等待肝臟移植者」名單後,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王女士就因急性腎衰竭、猛爆性肝炎、敗血性休克等併發症使情況陷入極度危險。院方在通知家屬後,王女士的丈夫、子女及其他親戚皆趕赴醫院關心,但無論子女怎麼努力的呼喚,陷入昏迷的母親仍舊沒有回應,沒想到還來不及等到肝臟移植,母親就走向往天堂之路。家屬在悲傷難過之餘,突然念頭一轉,「等待肝臟移植,是要有善心人士的捐贈器官才能有機會,那我們是否也可以選擇實現捐贈的大愛呢?」王女士的兒子緩緩道出這段話,於是家屬在哀慟的情緒之下作出捐贈器官的決定。

 

在家屬表示有意願捐贈後,相關醫療即開始進行評估,「什麼是器官捐贈?我的母親可以捐贈哪些器官?」王女士的兒子詢問著,經評估王女士的身理狀況僅可做組織捐贈,最後王女士捐贈了她的皮膚,捐與受的生命智慧就此展開……。對女人而言,皮膚就像是女人的第二生命,然王女士捐贈皮膚卻可以造福他人,「皮膚的摘取主要以軀幹、背部及大腿為主,其餘露出來的部分不會摘取,皮膚捐贈可以協助嚴重傷害或大面積燒燙傷的病人…」社工師及協調員瞭解到王女士家屬的擔心與種種疑惑,於是一一說明並陪伴在旁,家屬陪伴著王女士最後一程,目送王女士進開刀房,醫師向家屬致謝……此刻,家屬的心放下了。

 

人間菩薩,無私奉獻

2010年3月23日,社工師及志工參加了王女士的公祭,女兒的同事們亦到場哀悼王女士的離去,原來王女士生前與寶貝女兒就像姊妹淘一樣,王女士甚至與女兒的同事相談甚歡,社工師事後與王女士兒女談論到他們母親,女兒表示:「媽媽是我最好的朋友,很懷念媽媽每天等我吃飯的場景……」,兒子則說:「母親,您可以好好的休息了,我會好好照顧姊姊及爸爸……」,對王女士的兒女而言,母親一直是他們人生中最敬愛的對象。

 

無私奉獻的精神在王女士的家庭中具體表現,家屬從不過問有無補助、也謝絕婉拒社工師至案家訪視,王女士兒女強調「只要可以幫助別人就好了,我們不需要什麼協助啦!」,社工師與家屬相處下來,深深感覺到家屬總是帶著謙卑、感謝的態度看待生命與世界,所謂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就是菩薩心;只有付出、沒有條件,就是菩薩行,王女士及其家屬的善心善行就如同人間菩薩一般無私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