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在:   認識我們> 院訊報導
   
 
成立宗旨
   
歷史沿革
   
組織架構
   
移植團隊
   
院訊報導
   
聯絡我們
   
 
 
【來不及訴說的愛 就讓他遺愛吧】
 

來不及訴說的愛 就讓他遺愛吧

亞東紀念醫院 潘瑾慧 協調師

    病患先生,時年52歲壯年,一日在午後工作,開重機具操作時,突然左側乏力口齒不清而倒下,診斷為ICH.IVH,剛剛入加護病房,狀況便極不樂觀,看著來會客的家屬,完全不能相信,早上才出門上工的父親,現在怎麼會躺在床上?主治醫師通報的電話響起:「這位病人器官功能都很好,但是腦出血範圍太大了,實在沒有可能開刀!協調師要不要來嚐試詢問家屬器官捐贈的可能性!」病患前妻表示,病患有兩女兒,大女兒在高雄女子監獄服刑,希望醫院能開診斷書申請探視父親,我多方波折電話聯絡後,高雄女子監獄終於願意放行,但這麼突然,家屬們有可能接受器官捐贈的建議嗎?   

   先生,此次因腦出血意外呈現大片面積嚴重的出血性腦病變,臨床上呈現完全仰賴人工呼吸器的瀕臨腦死生命末期。在倒下來之前,先生還努力的踩住煞車,讓車上的學徒不至於跟著發生意外,為讓先生的獄中女兒能見父親最後一面,透過與「高雄女子監獄」的極度幫忙下,聯絡到先生在獄中服刑的大女兒,並委由高雄女子監獄協助為緊急辦理外出探視,是為了雙方不留下一絲遺憾。

    前妻說:「先生從小辛苦,我雖然是前妻,但也告訴自己希望能夠在此時穩住女兒,我們夫妻雖然感情走到終點,但親情仍在…。」小姐鼻酸的說:「看到爸爸這樣躺在床上,插著管子,我真的好難過,姐姐在獄中服刑,再一個月就期滿了,爸爸是不是還有奇蹟,可以等姐姐出來再做決定…?」我輕拍小姐肩膀說:「雖然姐姐不在,但爸爸這些年有妳這麼貼心的女兒,在人生難關時還這麼堅強,而今天的腦出血意外,這麼大片面積的腦出血,真的沒有辦法等一個月 !」小姐聽了眼淚倏地成串。前妻與小姐母女情深,也哭著看手機中合影說:「女兒小時候一家笑得多開心,夫妻緣分淺,我再也看不到這樣笑容了?」

    高雄女子監獄服刑大女兒,趕在會客時間結束前終於抵達醫院,我請護理師通融,希望一路趕來的女兒能趕緊見父親,透過雙層的隔離門,女兒大聲痛哭的真切情感仍讓人揪心,她撲倒在父親身上,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女兒見到父親最後一面,潸然淚下,喃喃自語說:「爸爸啊,您不是要等我出獄團聚嗎?怎麼就這麼離我而去?」女兒提起那束沉重手銬腳鐐的綑綁的雙手擦拭眼淚,樹欲靜而風不止,在場的人無不動容。前妻摸著先生的臉龐,也默默流下眼淚,似乎也訴說著有多麼不捨…。此時我默默退出加護病房病室,並隨手拉上隔廉,看著玻璃們這一幕,跟女監的隨員請求說:「請給這個家庭一些充裕的時間吧! 讓她們好好相處…。」

 主治醫師詢問我說:「病患的狀況,是瀕臨腦死的生命末期,姐姐在趕來醫院之前

是不是已經對爸爸的狀況有心理準備?」「因為先生的狀況是即將邁向死亡,所以辦理女兒緊急來醫院程序才能如此順利,姐姐是清楚知道爸爸的狀況的。」主治接著問:「家人有可能同意器捐嗎?」「我相信那是可以嘗試引導的的方向,等等會客結束,我們一起會談家屬。」我先起頭:「先生是這麼善良的人,即便都腦出血塊要失去意識了,也一直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讓自己的腳踩緊煞車,如果他今天沒這樣做,這台重機具衝出去,除了車上的學徒,路人才是真的身陷危險,我認為先生即便走向生命終點,他還是這樣善良。」小姐哭了: 「爸爸最疼我們姊妹的,他真的要走了嗎?他怎麼捨得?」我接著說:「爸爸對你們姊妹的愛若能留下來,我相信這是爸爸用另一種方式照顧妳們!」身為病患的主治醫師也接著說:「父親躺在那裏,一定會很捨得女兒這樣難過的,但如果這個時間再不做決定,就真的會來不及了…。」女監隨員說:「我們要趕六點的高鐵回高雄,如果現在不做決定,小姐會沒有機會再出來一次囉!」我與主治醫師解釋先生現在的病情,並由我再詳細解釋說明器官捐贈的細節,在女兒們的淚眼下,我做了一個結論:「雖然不捨父親,但幫父親簽下同意書,是因為父親會願意單純助人為善的事,我相信也會為妳們倆姊妹為榮的。」

    在充分的溝通說明下,姐妹願意將爸爸所有能夠幫助人的器官,全數簽署捐贈,並符合最近親屬關係文件核對的要求,前妻雖然沒有法律位階,但也在旁安慰女兒,爸爸會願意這樣決定的,妳們沒有擅自決定,我相信爸爸是願意的!與時間賽跑的捐贈程序旋即緊湊展開,在同意書簽署完畢後,當晚就執行了捐贈抽血檢查、器官功能評估、兩次腦死判定程序、檢察官偵訊皆順利完成,在臨入手術室前的告別時刻,小姐與媽媽的祝福中,送父親最後一程。但小姐最後還是趴在父親身上捨不得哭說:「爸爸…你快起來啊…你不要睡了!快起來看看我!再抱抱我好嗎?」

    手術室的團隊人員羅列在兩側,當主刀醫師代表亞東醫院器捐移植團隊及因為先生的大愛而重生的受贈者及其家庭,向小姐家屬鞠躬致意時,這時所有感謝化做淚水,我攙扶著小姐,並握著她的手,好讓她放開爸爸的手,而留給女兒是無限的祝福…。先生的心臟、肺臟、肝臟、腎臟兩枚、腹腔血管都能發揮大愛良能,捐贈手術非常順利。共讓五家醫院包含三總、高長、北榮、林長、亞東的病患都得到重生的機會。這是身為器官捐贈協調護理師,成為善終遺愛推手的榮耀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