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在:   認識我們> 院訊報導
   
 
成立宗旨
   
歷史沿革
   
組織架構
   
移植團隊
   
院訊報導
   
聯絡我們
   
 
 
【舞臺上戛然而止的舞者 從新聞事件談台灣等候器官移植優先順序】
 

                                                                                                                                                                                                                      亞東紀念醫院 潘瑾慧協調師

    2020年2月7日,劉真因心臟主動脈瓣狹窄接受主動脈瓣膜置換手術;由於心臟功能恢復不良,置放葉克膜及右冠狀動脈支架,但因心臟功能遲未恢復,於2月13日裝置心室輔助器,並符合台灣心臟移植等候機會。但2月下旬及3月初,先後發生腦梗塞與腦出血,造成腦壓上升進行開顱減壓手術;術後因持續性腦壓過高,家屬同意尊嚴善終,於3月22日晚上22時22分撤除維生系統,曾經翩然起舞國標舞女王從此告別人生舞臺,享年44歲。

 

    劉真等候心臟移植期間,報導影射名人外力關説介入影響大愛捐贈器官移植排序,導致社會對於器官等候配對的方式諸多疑慮。臺灣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器官捐贈移植登錄系統已建置運作15年,等候心臟移植病人皆需符合相關等候條件,並依照疾病嚴重度排序等候。而台灣腦死或心死大愛捐贈者也需登錄器官捐贈登錄系統,藉由電腦系統自動進行排序,將捐贈者與等候者的資料進行配對,多年來移植醫院皆兢兢業業依照專家制訂器官分配原則,同儕醫院間彼此同時監督登錄系統分配結果,不因外在因素而進行人為操作,努力用最公平公正的方式善用每位捐贈者大愛珍貴器官 ! 而媒體影射名人因靠關說將順位提前,這些都是錯誤的立場及觀點!以訛傳訛不實報導會造成大愛器官捐贈者家屬質疑當初決策是否正確的二度傷害,也對許多殷切期盼的命懸一線等候者並不公平,更忽視台灣努力建置的器官分配制度及嚴重悖離醫療倫理原則,對當事人及家屬也完全幫不上任何忙!台灣的器官捐贈環境需要友善正面的報導及能量挹注。

 

    當時台灣等候心臟移植人數約有200位,大愛捐贈的珍貴心臟,到底誰有優先權?心臟配對需考慮二項絕對因素及九項相對因素,首要是血型,器官移植像輸血一樣,需考慮血型相同或相容,捐贈者與等候者之ABO血型一致;若捐贈者血型O型,等候者血型為A型、B型或AB型;若捐贈者血型A型或B型,等候者血型為AB型。第二項是人類免疫缺乏病毒,若捐贈者為「人類免疫缺乏病毒陽性」器官僅能分配給書面同意之「人類免疫缺乏病毒陽性」等候者。

 

    心臟等候移植除絕對因素外,另需考慮相對因素第一項:疾病嚴重度優先。劉真因使用體外膜氧合器 (ECMO)、心室輔助器 (VAD)、呼吸衰竭氣管插管並使用呼吸器,即符合等候最具急迫性的心臟等候分為1A等級,當時統計約有15位。心臟等候分級還有1B等級,病人需依賴強心劑維持且住院中、或嚴重心律不整、無法施行冠狀動脈繞道術,有不穩定心絞痛,無法脫離 NTG 靜脈注射者…等。若未符合等級 1A 或 1B 條件之心臟移植等候者皆為2等級。等候心臟移植因使用機械性循環輔助器而給予抗凝劑,包含:感染、腦出血或腦梗塞…或其他因素而不適合心臟移植者皆為等級7,台灣心臟捐贈來源有限,須將有限資源謹慎依照疾病嚴重度優先分配:1A > 1B > 2 > 7 。

    第二項是血型:血型相同優先於血型相容等候移植者。若捐贈者是O型,則O型的等候者有優先權。第三項捐贈者為「B型肝炎表面抗原陽性」或「B型肝炎表面抗原陰性且表面抗體陰性且核心抗體陽性」優先分配予相同狀況等候者。第四項器官捐贈者「有C型肝炎」優先分配予「有C型肝炎且尚未治癒」等候者。第五項等候時間長優先於等候時間短。第六項等候者之配偶或三親等以內血親曾捐贈器官者優先。第七項捐贈者與等候者是否在相同醫院等候登錄。第八項捐贈者及等候者所在地理位置區域相同為優先。第九項等候者曾為活體肝臟或腎臟捐贈者。等候順序依上述九項順序排序比較。

 

    生命驟世,媒體追蹤報導,民眾萬般不捨,劉真身後稚女還來不及告別…。但許多等候病人同樣處於與時間賽跑的困境,等候中消逝的生命比比皆是,少了媒體光環,卻只是獨自凋零,身後留下稚子才4個月大,還來不及學會叫爸爸…。臺灣的等候器官移植者眾,大愛捐贈者遠遠不及需求,早期認為根深柢固的華人觀念,但根據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107年「器官捐贈概念意向調查」,如果家人簽署器捐同意書,民眾中則有78%的受訪者支持家人決定。醫護人員中有91.9%受訪者支持家人捐贈器官。但是,如果家人未曾討論過器官捐贈或表示意願,一般民眾則為41.4%,醫護人員中僅剩53.7%會幫家人做器官捐贈決定,顯示器官捐贈明示意願表達為考量是否同意捐贈器官重要因素。

 

    統計也顯示醫療現場每天與生死拔河的醫護人員,79.3%有器官捐贈意願,25.3%已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希望面臨生命無常時,能將自己大愛遺留人間,或許是醫護人員曾親眼見證腦死病患透過器官捐贈給予新生命,深刻思考過通往天堂的門票,是不是一張器官捐贈卡的論述。而佛教經典《無量義經》:「頭目髓腦悉施人」,這是大捨的布施,也是透徹一切的大愛!約翰福音 12:24:「我確確實實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去,它仍然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很多子粒來。」器官捐贈是思考尊嚴善終病人自主權利的生死議題,生死無常不要把困難交給最愛的家人來承擔。不管對於器官捐贈的決定為何? 家人之間講清楚說明白才是對自己人生負責的決定。